打开微信扫一扫
在线客服

第二批集采中选仿制药总销售额出人意料!已止跌反弹

收藏
药事纵横
集采
仿制药
104
0
2周前


2020年1月,第二批国家集采拟中标结果公布,32个产品中标,平均降价53%,最高降价93%。第二批集采相比第一批(4+7扩围)而言,老产品、流通产品和抗生素产品较多,所以平均价格降幅稍小于第一批,而且拟中标企业数量也相比第一批集采有所放宽,个别产品的中标企业数量达到了6家。

2020年4月底,第二批集采的中标结果开始执行,尽管至今只能获得一年半的市场数据,但从这些数据中,足以管中窥豹,初步看到本次集采对市场的影响。根据IMS入院价数据,32个中选产品在2019年(集采之前)的总销售额为437.11亿元,其中医院端和零售端分别为362.73和74.38亿元,而2021年(集采第2年)的总销售额为254.28亿元,其中医院端总销售额为195.71亿元,零售端总销售额为58.57亿元,总体市场萎缩41.83%,其中医院端萎缩46.04%,零售端萎缩21.26%。本批集采的32个产品中,只有紫杉醇是注射剂,在限定剂型后,2019年的总销售额为318.45亿元(除紫杉醇白蛋白外,其余产品的销售额只包括口服制剂,下同),其中医院端总销售额为246.40亿元,零售端总销售额为72.05亿元,而2021年的总销售额为191.59亿元,其中医院端总销售额为135.46亿元,零售端总销售额为56.13亿元,总体市场萎缩39.83%,其中医院端萎缩45.02%,零售端萎缩22.09%。

虽然第二批集采是在2020年4月末才落地,但在集采结果公布之日起,很多产品就已经开始主动降价,故虽然中标结果在2020年仅仅执行了半年,但对整个市场依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根据IMS入院价数据,32个中选产品在2020年的总销售额为219.76亿元,其中医院端总销售额为155.53亿元,零售端总销售额为64.23亿元,总销售额相比2019年下降了30.99%,而医院终端和零售终端分别下降了36.88%和10.85%。在医院端,26个原研药的总销售额为54.06亿元,相比2019年下降49.54%,而零售端为17.13亿元,相比2019年下降了13.67%。因为基于“4+7”和第一轮集采的经验,原研产品并没有再大力发力零售端,而是选择了降价或参加集采,其中最具代表而且市场最大的就是拜糖平,所以整体而言,零售端市场也是随整体市场一起萎缩的。从销量方面看,32个品种总销量相比2019年下降了4.65%,医院端和零售端分别下降4.52%和4.86%,仿制药销量下降了5.21%,原研药销量下降了3.33%。需要说明的是,这组销量数据并非与集采以量换价的目的相悖,一则本轮集采涉及产品中老产品较多,这些产品的销量正在被较新、较好的同类集采产品所替代,如辛伐他汀,该产品的销售受到了第一轮集采中阿托伐他汀和瑞舒伐他汀两大中标产品的挤压;二则本轮集采的中选产品很多是基层医院和第三终端流通的产品,IMS数据(100张床位以上医院)略显失真;三则本轮集采中涉及很多抗生素,受到疫情的影响,抗生素的销售受到很大影响,很多产品销售规模出现下滑。

2021年是第二轮集采实施的第二年,也是第一个完整财年,在这一年里,32个产品的市场进一步受冲击。根据IMS入院价数据,32个中选产品在2021年的总销售额为191.59亿元,其中医院端总销售额为135.46亿元,零售端总销售额为56.13亿元,总销售额相比2019年下降了39.83%,其中医院端萎缩45.02%,零售端萎缩22.09%。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仿制药的替代效应已经快速展现出来,26个受影响的原研药总销售额为42.70亿元,相比2019年下降66.38%,其中医院端总销售额为28.19亿元,相比2019年下降73.69%,而零售端为14.51亿元,相比2019下降26.89%。仿制药方面,2021年总销售额为148.89亿元,相比2019年下降22.24%,销量相比2019年增长1.52%。可喜可贺的是,受集采影响的32个产品的仿制药总销售额实现了止跌反弹,销售额相比2020年增长0.22%,销量相比2020年增长7.10%。

通过集采,原研药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39.88%下降到2021年的22.28%,仿制药处方替代率从70%上升到74%。尽管压缩市场规模是集采的主要基调,但部分产品的销售额依然是逆势增长的。在过去的几年中,阿比特龙、安立生坦、克林霉素、聚乙二醇、索利那新和紫杉醇白蛋白等6个产品的总销售额出现了增长,数量接近五分之一,与第一批集采相似。总结这些产品不难发现共同的特征——都是市场教育不充分或新上市的仿制药产品。短短两年内,六个产品销售额增长达25亿元,是中选仿制药产品销售额止跌反弹的主要原因。相比之下,原研药只有凡瑞克(安立生坦)销售额出现了增长,两年增幅也只有900万元,另外,拜糖平虽然实现了销量大幅增长(54.85%),但销售额因降价的原因下降了76.63%。

总结第一轮和第二轮集采的结果不难发现两点,一是每一轮集采中都有逆势增长的产品,占比都在五分之一左右;二是仿制药总销售额都会在三年左右的时间内触底反弹,总销售额曲线呈现一个“弯钩”型。如何获得逆势增长的产品,智慧地选项立项是关键,而至于触底反弹,是以量换价必然的结果。当然了,有些产品也不符合以上规律,这些产品多是市场筛选濒临淘汰的产品或者是受国家政策压制的产品,所以企业在新立项或一致性评价立项时,应该考虑清楚。

时至今日,国家集采已经开展了六轮,第七轮集采也在筹备之中。在经历了多轮集采之后,企业的报价逐渐变得理性,而且随着最大中标企业数量的逐渐增加,竞争也不像以往那么激烈,部分产品的集采中标价甚至高于企业的平时出货价,所以我国的仿制药机会依然存在。另外,经过对比数据不难发现,我国的人均用药量仅有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甚至不如印度,随着健康中国2030的逐渐推行,未来十年内我国的仿制药销量势必会比当前增长2-3倍,对于企业而言,要做的就是如何优化成本,如何在价格-销量的剪刀差曲线下平衡自己的利润。

在此,笔者相信五到十年后,我国仿制药胜利者必然是当下敢于大胆立项布局的企业,是每个产业链环节都能建立优势的企业。



<END>
*声明:本文由入驻药融云的相关人员撰写或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融云的立场。
添加收藏
    新建收藏夹
    确认
    取消